Shanna_ssx

我罩你啊

柜门我来堵:

*通过表演神情和故事构架。


*场景设置多半是由工作人员和导演完成,他只提供构思和大的细节。


*“能梦见你是我的过人之处”就像“今晚的月色真美阿”一样,等同于我爱你。


*似乎有没有被提到过的点哦




一开始小丑出场带着夸张的表情,和对着镜子化妆。老板吼他出来收钱,并没有其他的表演。在整个马戏团它属于底层状态。然而兔子女郎仍旧会对他挑逗,那么这种底层不是地位,是存在感。


小丑是带着希望却没有存在的那个“我”,老板是那个沉浮多年猪狗路的“我”。


马戏团是“我”用十年构建“我”以为的现实结构的内心世界(十年来通过猪狗路所认证和构建的生活框架和模式),小房间是带着希望的“我”的藏身之所(在我不喜欢的方式里面尚存的一方小天地,可小天地已经早已经被潜移默化成别的样子)。


然后他收钱的时候,在钱里找到了玫瑰花瓣,按后文来讲,那是孩子给的“赏”。可是他没有表演,他收钱以后转身,孩子却躲在桌子后面给他鼓掌,他给孩子再见,孩子仍旧在鼓掌。


对他来说这就是无数个日子里重复的一天,唯一不同的是有个孩子给了他“赏”,为他并不值得鼓掌的表演鼓掌。


(对他来讲这就是他近十年演戏里面很平常的一部而已,不会有什么不同。唯一不同的是,有人非常欣赏自己,告诉导演想给自己加戏,然后坐在场外看自己表演。)


这个掌声持续到了他回到他囚禁自己的房间,老板拥有整个马戏团,可是他只有小房间。(十年的猪狗路告诉他,老板的存活方式是现实认可的,而他的生存方式只能在这个小房间里面。)


 


“我从来不说,因为我害怕没有人回答。”


这算是对自己的审问,他不说话不是不想说是没有人会回答他。


而孩子被老板第一次赶走,小丑任由孩子被赶走,此时才响起了第二句歌词“我从来不挣扎是因为害怕这世界太大”(猪狗路的“我”明白这个孩子的存在并不可取,哪怕他是处于好心,但是他会动摇这个带着希望的“我”,所以哪怕是带着希望“我”也不会反抗猪狗路的“我”把这个孩子刨出这个安全的结构以外。)


但是他把麦穗拿出来,放入了玫瑰花瓣。(麦穗更指代面包,而玫瑰是虚幻的感情。)


 


第二天的小丑依然去收钱,可是帽子里没有钱了,马戏团不再盈利。


(内心世界里面已经看不到钱了,“我”已经看不到利益的重要性了。)


小丑的镜头突然转向去喝酒,路上遇到了很多人,需要他卑躬屈膝强颜欢笑,然后响起了。


“太多时间浪费,太多纷扰是非,太多已无所谓。”


这句话的表演,他埋首看地眼神落寞,一种”算了吧认命吧世界就是这样”的姿态。


他抬眼看见孩子跑过去,光直接打在了脸上。第一次。是一个心境变化,他不再是想认命的样子。


他下意识的抬脚想追,然后一步以后停住了。唱起了


“太多难辨真伪,太多纷扰是非,在你身边是谁。”前两句唱的时候是一种很认真的状态,似乎是一种思考。然而唱到“是谁”的时候他自嘲的笑了一下。


 


他开始逗这个孩子了,他拽掉了用来放钱的帽子,此时已经不再是他关心利益了,用来盛放金钱的帽子变成了他可以用来取乐孩子的工具 ,他愿意舍去利益。孩子又扯下了玫瑰花瓣送他。孩子以买玫瑰花为生,此时不可能把玫瑰花给小丑,但是给的是已经很重要的玫瑰花瓣了。(没有给你全部,可是给的也是我的一点一点的真心)


小丑接受了玫瑰花瓣,且以小丑的角色在尽力的表演使这个孩子开心。(或者说取悦这个孩子。)


然而此时,老板再次出现。孩子的玫瑰散落了一地,小丑捡起玫瑰还给孩子,孩子跑走给他说了一句谢谢,他靠在墙边笑的很满足然后捡起散落的玫瑰花瓣。镜头打回屋里,里面全是小丑的照片。


(孩子抱着玫瑰生存,而散落的玫瑰花全是给小丑的东西,每一张小丑的照片都是他的一个角色,他活在一个又一个的小丑中,就像他无缝对接一个又一个角色和剧组)


他把每一片花瓣都吹干净理好放入杯子里面,这个时候杯子已经快要满出来了。然而每一个玫瑰花花瓣都在映射一段回忆,他一边回忆一边笑。(这个杯子,是一颗心。花瓣是回忆/真心)


老板再次出现,这次他殴打了孩子(以强硬的态度使孩子没有办法接近,或者说离开这个小丑,老板是喜欢利益和钱的,然而最近小丑并没有收到钱,甚至说是破坏了收钱的工具,老板并没责罚小丑,因为小丑其实是另一个自己,猪狗路的“我”告诉他驱逐这个孩子,那么一切都可以归回最初。)而此时,孩子任然紧握玫瑰花,花瓣却碎了一地。


小丑并不知情,当孩子一脸伤痕的时候,小丑出现的情绪是,不可置信,生气,仇恨,还有懊恼。


孩子在他面前一直是很坚强的,也没有说其他的话。等他转身以后才落泪,(此处对应了花絮里他给小九月说,如果你能表演出那种想哭却忍回来的就太好了。)


然后小丑冲去殴打了老板


“最妙小的我,有大大的梦,时间向前走只有路口没有尽头,纷纷扰扰这个世界,所有的了解,只要让我留在你身边。”这句歌词重复了两遍。


(他打死了那个为了利益活着的老板,本来很渺小的他因为这个“梦”而变得强大起来。选择了自己的路,不再受到老板的压制。纷扰世界终于选择了另外的路口。他只想留在这个孩子身边。)


孩子向他走来了,他伸出了手。开始弹了钢琴,似乎是做了一个什么样的决定。唱的非常走心。


“也许会落空,也许会普通,也许这庸庸碌碌的黑白世界你不懂。生命中所有的路口绝不是尽头。”


尽头切换到孩子静谧的脸上。


“让我留在你身边,都陪你度过。”


(他不知道这个决定最后带来的是什么,也许是失败和趋于平静,可是还是下了这个决定,因为他想看到孩子安稳的表情,想护着的是孩子的一点天真烂漫。)


 


有其他的小丑出现,来讨好老板,利益是没有办法间歇的,他拉上了窗帘,让自己看不到这个利益状态,然后坐在镜子面前审视自己,一点点是卸下妆容。这个时候的孩子还是在街上买着玫瑰花,过着自己辛苦的生活。


他卸下妆容,整理头发,穿好外套,收起夸张(表演出来)的表情带着自己的行李,离开了这个他一直躲藏的屋子。走前深深凝望装着花瓣的杯子,带走一手的紧握的玫瑰花瓣。


(他不再愿意用自己的角色去面对孩子,而是用自己本来的样子,他想告诉孩子,想要留在你身边的人不是那个小丑,虽然我用那个小丑为你做了很多,可是那个小丑是“我”,想要留下的也是“我”。)


他重新审视了马戏团,然后走上台去谢幕。用自己的脸和小丑的行为。


然后将玫瑰花瓣撒入了帽子,帽子从本来用来装钱的工具,被赋予了玫瑰花的含义。(我本来用来装取利益的东西,里面全是你的真心。/我收获到的最好的东西,就是你的真心,在此面前利益一文不值。)


他走上街头开始寻找孩子,孩子躲在角落里。孩子画着小丑的妆容没有认出他。孩子问他卖花吗,他说买,在此时才出现了他说的第一句话。然后买了所有的花,孩子却拽走了一片花瓣想要去送给小丑。


“你需要人罩吗?”


孩子拿起玫瑰花瓣。“我不需要,因为我有人罩。”


他想了很久,在桥头了然的笑了。


在他的视角来看,孩子给与只是玫瑰花(真心)和鼓励,其他的他都不知道,他只知道自己自我挣扎的过程(“我从来不说话,是因为害怕没有人回到”到后来可以问出“你需要人罩吗?”,从“我从来不挣扎,是因为害怕这世界太大”打殴打“利益为上的我”然后脱出那个把自己围困的小房间,走出马戏团。他做出了很多自己从未想过的选择,在他看来,“我”做出付出是很多的。是“我”在追寻这个孩子)


然而等他决定以“我”来面对这个孩子的时候,孩子的举动(旁人给与的利益并没有使孩子倒戈,孩子仍然从已经卖出的玫瑰花上拽下花瓣要送给小丑。甚至开始模仿小丑,想要融入小丑的世界里面,在孩子心里,孩子一直是被小丑所保护的且这个孩子已经认同这个双向关系。虽然小丑并没有说出这些话,可是孩子在第三人的面前表现出,我是小丑照顾的人。)这些终于被“我”看到了眼里,“我”才明白这是两厢情愿。


 


///


他其实没有那么细腻,他用来指征的都是很明显的东西,比如玫瑰花,棒棒糖和白色羽毛。不过因为太明显了,所以被卡掉了两个。


比起盛大告白更像是写了自己的内心挣扎和决定。


 


”角色是个让人又爱又恨的东西,我们可以披着角色的外衣做尽不敢做的事情,可是一旦我想要延伸出现实,那么我就得杀死角色而活出来,难过的是,我爱你可我不知道你爱的是我还是角色。


更难过的是,你也爱我可你其实也不知道我爱的是你还是角色。”




挣扎许久,好在都过去了


所以,除了你还是你。


所以,让我留在你身边。






*指路六楼


👇


http://yiji4251.lofter.com/post/1f9d878a_12af88e83


有左右博弈。





评论

热度(607)

  1. Shanna_ssx柜门我来堵 转载了此文字